依然是雪

窗外的雪纷纷扬扬四处乱窜,但是终究不可避免地往下飘去。

放眼望去,远处屋檐上是白茫茫的一片,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但是细细一想,竟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或许也是某个午后,坐在窗前,听着雪飘落的声音,那会是什么样的声音呢?我也又些记不起来了,但是我知道那个时候肯定没有马路上汽车经过哗哗的声响。那时候还是可以听到下雪的声音的。那时候的雪比现在要厚的多了。

我总是觉得北方的雪下的太着急,太仓促。没有好好准备就开始不停地下。雪花是一粒一粒的,那么的小,堆在地上仿佛沙子一般,让人少了许多怜爱之心。我记忆中家乡的雪像棉花,像鹅毛一般。软绵绵的,毛茸茸的。接一片挂在衣服上可以观察好久,不过因为气温太低,往往看不了多久就融化了。

如果也有那么一个人,依在窗前,盯着外面的一片雪白,盯着四处乱窜的雪花,静静地发呆,他会想些什么呢?或许,他什么也不会想,或许什么都会想,只是你什么也不知道。如果马路上没有车在奔驰,没有人在行走,让一切动事物都安静下来。整个世界都变的纯粹了。我觉得要是能够这样也挺好的,尽管只是非常短暂的白。就算如此也足够我平静上那么一段时间。

一直觉得自己对哈尔滨缺少记忆,其实不是的。雪就是我对哈尔滨的记忆。对这座北国城市感觉。只要下一场雪,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看着树木屋檐被雪白覆盖,一种熟悉的感觉便油然而生。

Xiang Chao 22 November 2015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