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alive

我或者要花这样的一段时间来写看起来这么深刻的话题。或许我是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来看完几百行代码。 也可以用这段时间来多学会几条语句的用法。但是同时我也知道我或许也在忘记那些。

我曾经不止一次去想过这个问题,在我幼小的时候,以我自己那自傲为比较聪明的脑袋去想这些问题。 我想在那个时候,或许我是把它当作一个数学题去解决的。不断地寻找答案,同时又不断找出反例来否定自己, 我似乎习惯了这样的思维方式。直到我找到一个答案,我自己找不到反例来否定它。我最后找到的答案是 “为这个世界留下一些东西,其次,人间有情”。这个答案让我感觉无懈可击。我没有找到任何反例来反驳它。 那个时候,我对精神品质和永恒的追求掩盖了一切。想起当年那些叱咋风云一时的人,最终也不过是夕阳下的 一块墓碑,地层中一块枯骨而已。因为我觉得那些因为政治,战争而失去生命的人很没有意义。 当然会有很多人和我争辩那些人在历史上起到了怎么样怎么样的作用。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辨驳, 因为思考的方式不一样。而那些为世界留下一些东西的人却是真正的可以名垂千古,证明自己曾经来过。 否则,和那些没有来过世界的又有什么区别呢?就仿佛是刚出生就死去的婴儿,或者这又是哲学伦理上的问题了。 但是我说不清这种东西具体应该是怎么样的,如果是从物质的角度去思考的话,我会觉得应该这样描述它。 “那些让某个局部熵变小的或者能够引起熵变小的为文明所能认识的东西”。像阿基米德的浮力定律,开普勒的三定律 ,哈维的心血运行论,牛顿的万有引力定理,欧拉的美丽的等式,爱因斯坦的质能守恒定律……或许这么说下去, 往往会误认为自己是一个发现和谐和美丽的神灵。我甚至还觉得来过这个世界,要是不知道这个世界最美妙的文明, 那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就好比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我曾研究了那本红皮书到第七章,上了大学钻进了另 一个世界。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些偏激的。但是至少到现在我还是有这么想的,尽管在实际中, 我并没有这么坚持去做了,往往会悲伤。但是当我想起时,认真思考的时候,我还是会这么觉得的。 如果对于计算机,我还是坚信“你写的每一行代码,都要知道计算机为你具体做了什么”。 尽管我现在还做不到这些。但是我是非常倾向于这样子的。 我知道有很多人的观点都会和我不一样。开始的时候,我还会去争辩 (其实很蠢,因为自己也不是那么清楚地了解计算机具体为你做了什么,即使自己知道了,争辩也毫无意义)。 现在我发现面对这些的时候,只要微笑便可以。我也不知道我这种思想是不是程序员中的异类,至少在很多的时候, 这样“苛刻”的思想,会浪费我很多的时候,有时候会有收获,但是有更多的时候是没有任何收获,空空如也, 当我有收获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的鼓励(在这种考试制度下的教育方式)。而更有时候,会一个问题把那些所谓的 “教师”问烦了。这个时候,心中往往会有恐惧,恐惧的不是人,而是担心自己的思维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其实人只有在知道是非的时候才会很难分清是非,分辨对与错。

你在编辑器中输入int a;,会怎么想呢?我会去想:你按下键盘到它在屏幕上显示,计算机做了什么? 经过了那些控制器,通过那些控制线,总线,当你保存的时候,又在内存的什么位置保存了? 为什么要保存在那个地方?当你在终端输入gcc xxxx的时候,系统怎么找到gcc?又是怎么样调进去这个xxx参数, 它怎么被找到,又放在什么地方,怎么分配的?和cpu,内存这些什么关系?占用了多少的空间?……
我想在中国的大学里很少有人会有耐心给你讲解这些,而现在我更加愿意认为很少有人有能力讲清这个过程。

我一直坚持这些想法,如果没有什么其它的缘由的话,至少我认为这些是对的。尽管不知道这里面任何一个细节。 也完全可以完成很不错的软件项目。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聪明的人,因为这里面的因素太多了,曾经我想: 只要有时间,没有一个数学题是我解不开的。记得这么想的时候还是小学的时候,未免有太猖狂的嫌疑。 但是貌似到现在,这个命题还是无懈可击的,因为它的前提根本不会永远成立。

但是渐渐地,我对生活的感知发生了变化。“人间的情”, 当我留下这四个字在我的答案里的时候。其实就注定会发生变化, 纵观人间所有,无不是‘情’在左右我们,包括我们的思想何尝不是呢?

在对知识和能力的追求上我找到有和我一样想法的人,joel说在大学的计算机课程里面, 传统上有两个知识点,很少有人能够搞懂,那就是“指针”和“递归”。 我也觉得“指针”是一个有着魔力的东西。但是我还不能很好的看懂那些稍大的包含递归的“搜索”的代码。 后来尽管我发现这些是有规律的,但是放在脑子里转一下,还是不能很清楚解释,就仿佛有一个公式, 给你参数,能够得到结果,但是却没法清楚地解释并且去修改它。看了joel的文章, 他是毫不保留的推崇要以难度和考察智力为教育方式。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一直不敢表达,因为在现在的大学里, 你要是有这种想法,会被所有人鄙视和排斥的。看过google有过一段话,“就是要找到最顶级的程序员,然后把最 顶级的难题抛给他们解决”。我只是在心里默默羡慕那些顶级的程序员,他们是快乐的。

有句话“所有的愤怒都是对自身的不满造成的”。我想说“所有的恐惧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别人所认为的那样的优秀”。

一个人有个信仰很重要,只要那个信仰不至于让你走上万劫不复的道路。还是摘一下罗素对“人为什么而活着”的看法。 至少相对之前,我学会了“借鉴”,这或许是一种增长,又或许是一种流失。

Xiang Chao 27 February 2012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