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last day

傍晚,外面下起了雪,不是很大。我们依然像往常一样去公司附近的中央美术学院食堂吃饭。一路上上,灯光把天空照射的灰蒙蒙的。 路面上是闪烁的冰晶。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依旧是那么寻常,记得明天就是所谓的世界末日。晚上,外面的雪下大了。 八点多的时候受到一份邮件,告诉大家因为外面雪比较大,可以下班回家了。这对于我来说不惊不喜。当时我正在浏览当当上书籍。 心里有个计划,每个月花一百到二百元用来买书。今天特意让自己轻松了一天,这个星期连着上个星期,好几个项目把我折腾的很累。 不过自己在公司独立完成的第一个项目,图片服务器终于上线了。测试,部署,也是自己一步一步去沟通完成的。总共也就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使用lua加nginx来完成,比较fun的是最后测试发现使用lua读取图片之后再返回比使用nginx原生的静态服务性能还要好。 不过这个测试结果还是有待考证的吧。在当当买了本go语言相关的书,一本web数据分析的。还有两本关于数学和计算机历史牛人的。 其中看着《代码阅读》盯了挺久,但是想想自己最近一个阶段是不太可能会看的。至少现在使用的编程语言都与C,C++无关。 不过当时在国家图书馆看过这本书,感觉是一本非常好的书。留着下次再买吧,毕竟觉得自己总要有个机会好好写写C语言。 这段时间对数据分析和数据挖掘比较感兴趣,在那么多的网络数据中分析出每个人的喜好和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更重要的一点是使用Python来作为工具非常方便。也因为此,毕业设计我选择了有关研究网络上社会化标签的方向。 希望自己能够在里面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

比往常要早一个小时,今天到家时间是十点多点。一路上不算是天寒地冻,但也拉着帽子快步走着。觉得自己仿佛习惯了冒着黑夜回到家的生活。 相比于学校似乎也没有多少区别。要么是在实验室或者是网络中心到11点左右回去,要么送她回学校然后独自一个人走30分钟的路回到寝室。 想起来,心里还是那样深刻。甚至我认为这将近六个月来,我仿佛是一副躯体,丢失了灵魂和精神的躯体。

每天晚上回到家总想是看点什么,但是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看微博信息和鲜果联播。而且很困也不想睡,目的只是为了找个东西来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tornado的源代码都快看了一个星期,还是糊里糊涂的。光是ioloop就是看不明白。之前觉得自己Python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发现还是有些距离。 更多的是到软件设计层面上了。光盯着代码一行一行看总是不能在全局上理解整个软件的框架。不过我还是觉得我没有把自己的灵魂带上。

明天是世界末日。而我的世界末日提前了六个月就已经来临了。不仅仅是因为如此,更是让我想起曾经问我:你觉得真的会有世界末日吗? 那时,你我还没有相见。很多人会觉得人生若只如初见。而我宁愿人生若能不相见。不见,一切或许只存在于想象中的美好。给一个完美主义者一个 生存的空间。

以前,我便是觉得自己能够体会小谷姐姐的感受,而现在却是更加能够体会了。在这一点上,我发现自己经历前和经历后的感受是一样的。 只是我看到的最终也只是我自己的。

看到网络上的那些文章,总想着能够哪一天也能够背起行囊去旅行。利用好程序员天生的工作优势,不受环境和地点的约束。 曾经用半开玩笑的口吻和她说,有一天会拉着你的手去环球旅行。当我觉得这样的日子变的越来越近的时候,却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如果这条规律可能存在的话,那么很多美好的东西就是折磨人的源头。

每个人可能真的不一样的,因为在生活中我发现就是一个人,也会不同的情景表现出仿佛是两个人。

夜很深,外面飘着雪,而我仿佛是越来越清醒了。明天还是要起床上班,但愿你好,尽管不会联系。我还是没有带着灵魂去研究自己的每一行代码。

Xiang Chao 20 December 2012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