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游戏

其实我和游戏没有太多缘分,不像icek同学那样,对一款游戏有那么痴情的经历,那么深刻的印象。晚上打开自己大一的时候收藏的仙剑四的mv的时候,内心还是有点小触动的。

小学2,3年级的时候,当时有幸见到了小霸王游戏机,玩的都是坦克大战,雪人,采蘑菇之类的游戏。不过当时也只是偶尔去外婆家的时候才会看到,因为我舅舅家的孩子比较贪玩,总能弄一些小孩子特别喜欢的东西回来。记得我第一次玩的时候,想让游戏里面的小人跳起来,不自主地就把手往上抬,差点没把手柄的线给拉断了。后来住到外婆家了,那个小表哥(就比我大几个月)就经常找我玩,于是我们就一起玩游戏。不过也是躲着大人们偷偷地玩的,那个时候的想法就是恨不得哪天晚上大人们都不在家,然后我们就可以一整夜都玩游戏了,那个时候,在我们的脑海里,一整夜是很漫长的时间。而现在不过是偶尔的一次加班而已。可是那个时候,我记得直到小学毕业了似乎都没有一整宿不睡觉的经历,我能记起来的第一次整夜没有睡觉是我去哈尔滨上大学的时候,36个小时,一路站过来的,差不多两个晚上都没有睡。小学那个时候虽然特别想玩,但是真正玩的时间还是很少的。总是在大人们的监督下玩,而且我们几个孩子还要轮着玩,谁输了谁下。说道这里,我怎么有点当时学《少年闰土》那篇课文的感觉,还有恰好在表姐的课文里读到鲁迅的《故乡》那篇文章。或许是因为鲁迅是浙江人,自然而然地内心会有一些熟悉感,亲切感。我现在发现,小学课文里面的内容如果和实际生活相似的话,那么学起来的时候,就会觉得轻松很多,也非常好理解。而那些没见过的名词终究不过是在脑袋里的一个印象,甚至是脑海的一个模糊的幻象。直到长大了某一天看到了,可能会惊讶:啊,原来是这样子的啊!

说游戏的事情,不觉讲了那么多其它的事情,其实从小学以后,直到大学,我基本就没有碰过游戏了,唯一的和图像声音相关的或许就是看电视了。初中加高中,合起来六年,似乎很漫长,而如今,距离刚入大学也已经有5年多了。时间匆匆,怎能不叫人惆怅。不过,高中的时候,曾有一个画面让我记忆深刻,当时我们参加生物竞赛,每周固定的几个晚上会到一个大教室组织大家上竞赛课,有一次,我们来的比较早,于是有几个同学就把u盘里面的视频放在投影仪里播放,那是仙剑四的《回梦游仙》。我当时惊呆了,心想,游戏竟然还有那么唯美的画面,当时我对游戏的概念还处于小霸王游戏机的状态。当时印象很深刻,但是对于我这个当时对计算机一点概念都没有的人来说,根本不可能自己去寻找的,只是记住了而已。后来,上了大学,才学会了用电脑,于是找了所有和仙剑四相关的mv以及歌曲,就是觉得很好听,室友们更是说剧情非常感人。于是内心就产生了许多期待,可是到最后我也没有真正去玩过这个游戏,可能是因为它画面式的方式,离我想象的相差太远,而我也说不出我想象中的具体实现出来的游戏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其实我整个大学基本没有玩游戏,除了实况足球一直安装在电脑里之外,再无其它,而大学里火得不行的dota,我一把也没有玩过。可能是我内心根本就不喜欢玩游戏的吧。我甚至有点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会那么喜欢玩,不过有的时候,我都有点觉得自己是少数人,毕竟,大部分大学里的男生都会玩dota。在某种程度上,它甚至是大学的娱乐代名词。

今天,我工作之后的第二年,总觉得是否可以体会一下那种大学时,室友们玩dota的激情,于是也装上游戏,开始了第一局dota游戏。我想他们一定会很惊讶,我竟然也会玩游戏,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这样子的。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其实他们也已经淡定了,时间过了,一切也都变了,想寻找那种感觉,也不过一次,二次而已。而它并不能带来重新体验大学时的感觉,即使有,也只不过是幻觉而已。不同时间做不同的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留恋的或是寻找的不过是那一种已经逝去的感觉而已,而它并不会替代你现在的生活。别了,将近四百个小时的游戏时间。因为我心里知道,终究它不会替代我现在的生活,也不是我要追求的东西,只不过是我用来消耗时间的懒惰而已。很多东西,逝去了,就在回忆里,即使再美好也不过是嘴角上扬的微笑,而大多数都会随着时间改变了。现在听着《回梦游仙》的歌,找到我当时下载来放在1.8寸大的手机上看的mv,脑海里浮现不再是歌声,而是那个时候的心情,那个时候的生活味道。

Xiang Chao 24 November 2014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