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场梦

只是睡了一个小时,朦胧之中被什么东西吵醒了,于是起身上了一趟厕所。回来之后,同寝室的同学鼾声如雷,于是再也睡不着了。脑子里面浮现出很多场景和画面。那是在ISIMA。

回国不到两天的时间,我竟然会想念起ISIMA了。睡不着的状态,想起了在ISIMA的生活。我一直觉得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对于回忆会显得特别清晰。

现在是凌晨3点钟,我穿着一条裤衩,坐在靠门的桌子旁边,微热的天气,戴上耳机,敲击着键盘,我的脑袋显得非常清醒。

在ISIMA的时候,现在应该还在那个公寓楼下的自习室里面上着网,不远处还会坐着那个小姑娘,修改论文。现在突然显得有些美好了。

很多时候,早上醒来或者还没有醒来的时候,都会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项超”,然后我会应一声,“你在干嘛“,“我刚醒啊”,“哦”。曾经有多少次这样熟悉的对话。或许也会有很多次,我起得早,先去了ISIMA自习,没有听到那清脆的叫声。

“我想吃饭”,于是,便会开始兴高采烈的做饭,可是每次感觉她总是吃一点点,然后就说吃饱了,然后我一个人吃着。

一起做饭,吃的最多的就是青椒炒鸡蛋,黄瓜炒鸡蛋,还有那个白色的小蘑菇,欧尚的0.99欧专区是每次买菜的时候都会去逛的地方。对了还有西红柿鸡蛋汤。最开始的时候还有土豆丝炒着老干妈。

“你做饭的技术的确是很不错”,我常常用那个煮的锅来做饭,基本上每次都是很成功,好的时候都没有粘锅的,她自己煮过一次,焦了,据说原因是楼下的火太旺了。后来另外一个同学也自己煮过一次,我教他怎么煮了,可是最终把那个锅的底部都煮成了黑色的。因为小时候,妈妈就常会让我看着饭,不要煮焦了。

“你的指甲该剪了”,“就是不剪,不剪”,我总会有意无意这样说,而她也总是这么回答。

“项超,我肚子饿了”,“你怎么那么能吃啊,刚吃完就肚子饿了”,“你还有没有人性了。。。”。这个时候,我会把自己带的面包或者煮好的鸡蛋得意地拿出来,“嗯,那去吃吧”,然后转身继续写代码。

“没钱啊,没钱啊。。。”,“穷鬼,穷死你算了”,我的确很穷,有时候就是不想坐TR线,一路走着还可以看看周边的风景。“我累死了,你来背我吧”,“啊, 那我感觉我小命难保啊,要不你背我吧。。。”。不过走到住的地方,的确很累很累,尤其是太阳还很大的时候。

“下午出去扭扭啊!!!”

“我发现你智商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啊”,有时候,面对她问的问题,自己有些神游,回答的文不对题。

“到时候,我就可以坐收保险费和你的电脑了”,“你好狠啊。。。”

“我以后找不到其他好的公司,就去你们公司了,你到时候可要罩着我啊”,“没问题,哥那个时候怎么也是个主管级别啊,到时候帮你申请个打扫公司卫生的职位应该没问题的”。“说不定,我到时候去你们公司,是你的上级呢”,“那。。。我-就-辞-职。。。”

“等你研究生找工作的时候,哥直接招你进公司算了”,“就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以后找不着工作怎么办,到时候你要招我去你公司啊”,“我很水的,到时候只不过也是一个小员工而已–”,“哼,不想帮就算了。。。”,做人真难啊!!!

“项超,我有问题诶。。”,“说”,“你过来啊”,“。。。看来倒过来看字还是有些难度啊”、、、、

“项超,你说我的这些工作量会不会太少啊”,“其实工作量多与少就看你论文里面怎么说了,,,”

“项超,我紧张,我紧张,我紧张,,,,”,那天下午和我说了不下20次。

“我看你每天总是微博,QQ的,怎么论文写得那么快”,“你只看到我放松的时候,没看到我干活的时候”

“老师说,让我在算法深度上再做更加深层次的描述,该怎么描述啊?”,“你给我讲讲P,NP, NPC,NP-hard”它们之间 的定义和关系吧“。“你自己都讲不清楚,怎么写啊,还说往深度写。。。”,于是我也去搜它们的定义和关系,最后在matrix67大神的博客上看到介绍这些的一篇文章,我们一起盯着一个屏幕,看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看完了。后来你写论文,我实在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项超,你再不和我多说说话,回去之后就没有机会了” — 法国戴高乐机场

Xiang Chao 27 June 2013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Fork me on GitHub